候勇

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候勇淞沪会战期间,上海抗敌后援会是如何进行支援活动的?-历史彬彬秀

候勇淞沪会战期间,上海抗敌后援会是如何进行支援活动的?-历史彬彬秀

候勇上海抗敌后援会在筹备之初,一些工商界人士就建议调查上海可用于军需物品的存量及存放地点,并通知商行如遇有大买家,须出示证明,查明其购买意图方可交易,以防止资助日敌。供应委员会组织力量将虹口一带五金业、铁业的存货迁往安全地带。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后,供应员会以源源不断的物资供给国军部队使用。9月初,供应委员会改为慰劳委员会后,以供应食品和日常生活用品慰劳抗战将士,10月初,该会又开始组织市民慰劳伤兵。
1937年7月20日,上海市救护事业协进会改组,抗敌后援会成立后,即成为其属下之救护委员会。该会成立伊始,就举办训练班培训战地救护人员,并预先设立伤兵医院。战事一开始,该会派出了近20支救护队奔赴前线救护伤病员,从1937年8月14日至1938年4月底,由上海各医院收治的伤兵伤民共计1,9539名,由伤兵分发站送往后方各地的有7128名,由前线送后方的1,7722名,总计救治伤员4,4389名。 在枪林弹雨中,从事战地救护的工作人员仅在1937年8月就牺牲了10多人,他们也是为国捐躯的烈士。
救济委员会在1937年7月底开始各项准备工作,包括筹备经费,调查上海市内可以安置难民的场所以及安排交通运输工具等。8月12日起,虹口闸北一带的市民纷纷涌入租界,救济委员会开始了全面的工作,最高峰时设立了126所收容所,8-9月间,共收容难民8,8584名,与上海市其他难民收容所共同收容难民达29,5131人。此间,救济委员会遣送难民达11,3288人,8-9月,救济委员会还在战场掩埋战死军民尸体1,4029具。

难民涌向租界
7月底,上海市抗敌后援会发表《征募救国捐宣言》:“序幕既开,抗战到底。敌人一日不去,抗战一日不停;抗战一日不停,捐款一日不止”, 上海人民积极捐款,有人捐出一角二角,也有人捐赠1000元以上。穆藕初先生捐出5000元,抗敌后援会专门致函他表达敬意和谢意。抗敌后援会的负责人从8月7日起在广播电台轮流发表演讲,号召市民踊跃捐款支持抗战。

穆藕初先生
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后,爱国募捐活动达到高潮,21日这一天内,募得捐款9万余元,至9月11日,共募集捐款126,7275.23元,另有存折1,0259.53元,有价证券25,4715.2元。9月10日以后,国民政府开始发行救国公债,筹募委员会停止募集救国捐,改为帮助政府办理救国公债售募事宜。
抗敌后援会宣传委员会活动十分活跃。八一三淞沪抗战初起,宣传委员会就统一安排宣传方案,指导各广播电台编排抗战节目。8月15日,又召集上海各歌咏团体负责人,商谈组织歌咏队到电台、公共场所、收容所等处,以歌声激励人民投入抗战救亡运动。同时,宣传委员会还组织了演剧队、漫画宣传队、歌咏团到内地宣传抗日,编辑出版五日刊《救亡漫画》。在上海繁华地区,到处都有宣传队员的身影,他们的歌声和群众的口号声、鼓掌声如春雷震动,激励人民抗敌到底的决心。

《救亡漫画》
上海抗敌后援会在其存在的100多天里做了大量的工作,该会还发起组织“对日经济绝交运动”,筹组“北方慰劳团”。10月29日,中方军队在淞沪战场上已处于困境。这天,沈钧儒、章乃器、史良等人出席了主席团会议,沈钧儒在会上提出“在特殊环境下如何继续努力,以发扬民族光荣”,并推章乃器等人研究如何继续会务工作。11月9日,抗敌后援会向国民党中央请求举行保卫大上海运动,次日,国民党中央回电,要求须在保持实力,不妨碍外交的情况下去做。此后,抗敌后援会工作进入结束阶段。国军西撤后,除救护委员会等个别机构继续活动外,就整体而言,上海抗敌后援会逐步停止了工作。